浙师大教授频登央媒 解读“双减”政策
日期: 2021-09-07 编辑: 供稿单位: 365电

  随着《浙江省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实施方案》正式落地,央视和省级媒体记者先后专访了教育界专家、浙师大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天雪教授。




  记者:浙江省发布义务教育阶段“双减”实施方案,您觉得其亮点与特色有哪些?

  张天雪:对比了国家和已经出台的北京上海的双减政策,由于国家层面在制定这个政策的时候,尽管出台的层级非常高,是由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但是内容却特别的详细,具有极强的实践引导价值,体现了中央执政为民,为民办实事的理念,体现了百姓生活无小事,所以留给各地制定政策的细则,空间并不是特别大。但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浙江省还是有很多的创新之处的,概括而言:一是目标明确,制定了三年行动的总体目标,体现了政策的目标导向;二是责任明确,从省教育改革领导小组的协调功能,到各地市的有效配合,再到各厅局的强化协同,再到学校、家庭、社会、教培市场等的责任都非常的明确,同时也给各地制定弹性的分工留下了余地;三是系统配合,这个政策完好的与前期出台的一些政策衔接融为一体,比如浙江省的教育发展十四五规划、推进浙江高质量共同富裕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课后服务的引导意见前后贯通,环环相扣,也为后续出台相关的教育评价、考试改革、教师轮岗等实施细则,进行了政策的预热;第四就是技术环节的创新,体现了浙江作为数字大省的优势,也体现了浙江基础教育领跑全国的水平,比如将校外培训融入的“浙里培训”、优质教育均衡的创建、城乡义务教育共同体等等曾经的先行示范,并将这些示范内容进一步的推向深入。

  记者:接下来浙江省该如何对实施方案进行平稳落地,进一步完善细则?

  张天雪:首先任何一项政策的出台都要进行相应的舆情宣传和舆论引导,这是一项事关民生的政策,是对前一个阶段“义务教育轻负高质”政策的有效落实,同时也是对“教育评价总体方案”深化的探路之举,现在我省已经出台了“课后服务的实施意见”和“幼小衔接实施意见”,也有早期出台的“浙江省家庭教育条例”,接下来对于中考改革、乡中崛起、教师轮岗、数字课堂、学校评价等问题要进一步细化,同样本着问题导向、清单治理的原则,把一项好政策实行好。更要防范政策所导致的一些风险和政策对象的寻租行为,有效化解政策的矛盾,比如引导教育资本的公益化、培训教师的再就业、培训机构的游击化、课后服务的形式化、家庭教育的表浅化、教师负担的无限化……不要把一本好经最后给念歪了!

  记者:这个实施方案背后有哪些地方值得大家深思?并促进我省未来教育事业的发展?

  张天雪:其实国家出台双减政策,从国计层面上讲,是为了建设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根本追求,体现党执政为民的理念;从民生层面讲,是一项实实在在的惠民政策,意在减轻教育的真正主体学生和他们的家长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同时唤醒学习主体的内驱动力。“双减政策”的实质是要回归教育的主阵地——学校,回归学校的中心工作——教学,回归教学的重中之重——教学质量,回归育人的主体——教师的责任与担当;就是要让学校像个学校的样子,让学生像个学生的样子,让老师像个老师的样子,让家长像个家长的样子……本质上就是要做到立德树人。所以这个政策实行到最后最根本的难点还在于上述四个回归。


  此外,浙师大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李云星接受了《光明日报》的采访,他认为,“分数只是评价学生素质的工具之一。”用分数评价学生,其优势在于可比性。特别是对于高选拔性的考试,以等级划分学生常显得区分度不够,分数则可以做到“分分计较”,为大家所信服。但也正是这种可比较的特性,使得家长过于关注分数,从而出现“见分不见人”的问题。李云星指出,克服唯分数倾向不是要取消分数,而是要明确分数的用途。“要完善学习过程评价与考试结果评价有机结合的学业考评制度,注重学生综合素质、学习习惯与学习表现、学习能力与创新精神等方面的评价。”




编辑:程松泉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