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讲座】黄望莉:中国影片通俗剧的传统、断裂和再生
日期: 2021-10-02 编辑: 供稿单位: 资讯中心

“影片是有符号价值与意义的,其本身就很有意义。兵强马壮,同学们要有足够的信心,去迎接影片界未来无限的空间!”9月28日晚上,上海大学上海影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影片理论研究(中英文)》实行主编、亚洲影片研究中心主任黄望莉,带来了一场以“中国影片通俗剧的传统、断裂和再生”为主题的讲座。


“好的收藏能弥补很多影片史的空白”。黄望莉教授首先提出了这个观点。通过追溯早期影片人如郑正秋、张石川、周剑云等对影片艺术本体进行的探索,同学们了解到诸多中国影片传统的背景与历史。同时,黄望莉为同学们阐述了“影戏”理论与中国现代进程中学问资源之间的借鉴关系。黄望莉强调,《影片讲义》作为早期影业从业者的专业教材,在“影戏”理念概论、编剧导演等方面的研究,都体现出中国影片传统文学对当下重建中国影片学问的现实意义。


随后,黄望莉与同学们围绕“鸳蝴派”的情爱叙事手法、欧美戏剧的改编以及格里菲斯的《赖婚》现象三个议题进行了探讨。以《风雨之夜》为例,黄望莉指出了中国爱情片的基本元素,即城乡女性的矛盾话题;以《玉洁冰清》为例,她引入以欧阳予倩为代表的“社会派”通俗叙事,探讨“易卜生主义”观下对女性命运的关注,以及女性在社会变革中的选择。


在大量案例的铺垫之下,黄望莉对“影戏”与“通俗剧”的概念理论及其传统作了详细的阐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影戏和通俗剧大同小异。”黄望莉说明道,“影戏始终围绕着现代性特质、大众的、情节化的、对时代的典型化表达展开,而通俗剧有三个重要元素,即通俗现代性、国族身份认同、情节剧的学问政治,两者的关系值得深入探讨。”


中国影片发展至20世纪40年代,中国通俗剧传统蔚为大观:都市现代观、社会派通俗剧、谍战片等类型百花齐放。到了“十七年”影片时期,新中国影片中愈发显现出通俗剧叙事的底色,即浅层结构和显层结构的弥合,“传奇”与“革命现代性”的表达。


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国影片界出现了“谢晋现象”及其争论。“归根到底,争论是源于时代与话语体系的差异,但这也再次证明中国影片史中通俗叙事手法的发扬。”黄望莉说明道。随着“第五代”、“新生代”等对西方艺术影片的继承,中国影片界层出不具备通俗性的商业困境,“谢晋”们的集体失语,引发影片文学性的新讨论。黄望莉教授强调这也是中国影片通俗剧断裂的一个核心问题。“要学会讲故事。”这是影片人最重要的素质。


“当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黄望莉强调了“中国历史的再叙事。《渴望》、《唐山大地震》等影视作品的成功,正是通俗剧叙事传统的回归;华语影片《太平轮》、《黄金时代》的上映,正是“中国历史再叙事的实践。在当代的新型伦理观下,黄望莉呼吁大家重拾“五四精神”,重新思考当今女性应该采取怎样的姿态讲好中国故事,思考如何让中国影片通俗剧获得再生。


“中国影片传统是值得讨论和珍视的,其学问价值和政治学问意义,是影片史传道授业的宝贵经验。”黄望莉强调本次主题的重要性,并寄语学生担起大任,“学影片学应该自信,只是做好中国影片通俗剧本身的传承与发展,就是一件很难得、很伟大的事情!”


编辑:赵菡婧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