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克俭教授在《学习时报》发表署名文章《保卫黄河:中华民族的精神颂歌》
日期: 2022-04-30 编辑: 供稿单位: 音乐学院

近日,浙江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院长郭克俭教授在《学习时报》发表署名文章《保卫黄河:中华民族的精神颂歌》,文章还被人民网首页转载。



原文如下:


保卫黄河:中华民族的精神颂歌

郭克俭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河西山冈万丈高,河东河北高粱熟了。


万山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


青纱帐里,游击健儿逞英豪!


80多年前,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这首凝聚着冼星海毕生艺术才华和音乐创作热情的不朽音符,激越澎湃地在延安陕北公学礼堂高坡上、在宝塔山下、在延河岸边……喷薄唱响地奔涌而出的时候,那歌声是多么的嘹亮而铿锵有力,那号角是何等的恢宏而震撼人心!唤起了无数中华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高唱《保卫黄河》,斗志昂扬地奔赴抗击侵略的最前线,奋勇争先、浴血杀敌,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赢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


多少年后,作为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员,当我站在黄河壶口瀑布的石碑前,坚定有力地挥动双臂指挥着来自全国各地高校哲学社科教学科研骨干培训班60名同学高唱《保卫黄河》,高亢嘹亮、激情豪迈的歌声在《黄河大合唱》歌词诞生地的上空回荡,久久地萦绕在学员们的心头,仿佛化作绵长悠远的历史回响,把大家带进了那同仇敌忾、救亡图存的抗日烽火岁月!


“我有把握能够把它写好”


1938年岁末,诗人光未然奉周恩来指示率领抗敌演剧三队,奔赴西北黄河两岸的抗日游击根据地,以演剧形式进行抗战宣传。在晋西吕梁游击区的一次突破敌人围攻的战斗中,光未然不幸堕马于山沟,左臂摔成重伤,躺在担架上急需就医。在抗敌演剧三队战友们的护送下,再次回渡河西,被送到延安二十里铺的边区医院医治。


抗敌演剧三队到达延安被安排住在专门接待来访友人的西北旅社,受到陕甘宁边区政府相关部门的热情接待,不仅盛情邀请抗敌演剧三队演职员参加相关重要演出,鲁迅艺术学院还举行盛大的联欢晚会,鲁艺实验剧团主任兼戏剧系副主任王震之致欢迎词,政治部主任徐以新则以“晚会”的名义,向折伤左臂在边区医院疗伤的光未然致以亲切的慰问。为答谢延安各界关怀,抗敌演剧三队举行茶话会,队长徐世津讲述了第三队工作经过及到延安的目的和希翼,并决定在礼堂连续公演8天。其间,冼星海也曾到边区医院看望养伤中的光未然,故友重逢,寒暄中自然而然地就谈到了救亡歌曲创作的话题,两人不约而同地表达了继续合作的愿望和期待。


实际上,在诗人光未然的心里,早已默默地将此前两次涉险横渡黄河的心灵震撼,及在黄河两岸跋涉行军亲眼所见抗日根据地雄奇壮阔的山川河流,游击健儿们矫健英武的身姿所受到的强烈感动,精心酝酿构思成了一首跌宕恢宏的抒情剧诗篇章。虽然左臂酸疼肿胀、行动不便,但心潮澎湃、激情奔涌的光未然,抑制不住创作灵感来临的强烈激动,仅用了5天的时间,就在三队同事胡志涛的帮助记录下,将包括八个乐章的名曰《黄河吟》的合唱套曲的歌词口述完成。


光未然病情恢复平稳,刚出院就迫不及待地叫人把冼星海请到其下榻的西北旅社,在一间宽敞的窑洞里举行了一场小型的诗歌朗诵会。在明亮的煤油灯映照下,光未然激动万分地把刚刚完成的八首歌词有声有色地依次朗诵一遍,每读完一首都要停下来将词作灵感的缘发、写作的动机和意图给予适当的说明和说明。冼星海认真地凝神倾听,渐渐地融入歌词的意境之中,自言自语道:“有伟大的气魄……提出‘保卫黄河’的伟大口号……在歌词本身已尽够描写出数千年来的伟大的黄河的历史了。”当思绪被一阵热烈掌声打断,他蓦地从炕上站了起来,一把将歌词抓到手中,坚定地说:“我有把握能够把它写好!”


“这是我在中国听到的最好的合唱”


黄河题材的作品对于冼星海来说并不陌生,早在两年前就在影片《夜半歌声》中与剧作家田汉合作成功推出了反帝歌曲《黄河之恋》,从上海传遍全国,这或许是冼星海成竹在胸、“有把握写好”底气之所在。而另一个底气则是基于他两次大型声乐作品创作的艺术经验积累和音乐民族技法的储备。


自1938年11月抵达延安,在短短的4个月时间内,冼星海除承担鲁艺音乐系行政与教学工作外,还创作了大量的声乐单曲。1939年他首次运用中西融合手法完成两幕歌剧《军民进行曲》(王震之编剧)创作,在陕北公学大礼堂演出后获得较高评价。紧接着又与词作家塞克合作,首次尝试运用民族形式、进步技巧完成《生产大合唱》创作,演出后是好评如潮。正如艾思奇写给冼星海的信中所说:“许多人都认为音乐很好,都佩服你的创作精力。”尽管如此,但在作曲家本人看来,似乎还没有发挥出他“最高度的技巧和创作的水准。这不过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写成的,还待后来整理”。于是他决定按照艾思奇所期待的:“在融化中国民族音乐方面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努力……”这种更上一层楼的创作激情,恰如其分地被作曲家全部落实到了即将创作的《黄河吟》之中。


3月26日,冼星海着手动笔写作《黄河吟》。因为是应光未然之邀为抗敌演剧三队在延安汇报表演之需而作,当天下午在光未然所下榻的西北旅社见过一面,两位词曲作家进行了一次长谈,对作品的形式结构、艺术特征和风格内涵做了细致的沟通和深入的切磋。按照当年延安文艺界所开展的关于民族形式艺术创作问题讨论的观点,冼星海采用合理借鉴汲取欧美古典音乐体裁形式和创作技巧,充分利用具有中国民族神韵和风格特点的旋律音调,以简洁凝练的和声和巧妙多变的织体营造多声听觉音响效果,乐队因陋就简地就地取材,兼容中西乐器并多用打击乐器,将大众化、民族化、艺术化有机地统一于音乐作品之中。由此,将《黄河吟》体裁定为大合唱,八首歌词的演唱形式依次精心安排和设计为《黄河船夫曲》(合唱)、《黄河颂》(男声独唱)、《黄河之水天上来》(朗诵歌曲)、《黄水谣》(齐唱)、《河边对口曲》(对唱)、《黄河怨》(女声独唱)、《保卫黄河》(轮唱)、《怒吼吧!黄河》(大合唱)。


在延安鲁艺的山坡上,有一排被用作教工宿舍的小窑洞,冼星海夫妇就住在其中一间;靠窗的土炕上架着一张小书桌,《黄河大合唱》和冼星海在延安的众多佳作就诞生在这张朴素而明净的方桌上。冼星海的身体并不太好,但他的工作精神和毅力却十分惊人,一旦进入创作状态便一发而不可收,任凭头脑中无以穷尽的音符如泉涌般不容抑制地流淌而出,实在困乏难耐便斜躺在床边小憩片刻,忽地又起身奋笔疾书。经过六个昼夜的连续奋战、研磨锤炼和精心推敲,八首长歌一鼓作气地胜利完成。


4月13日,即将告别延安的抗敌演剧三队演员在陕北公学礼堂首演《黄河大合唱》(邬析零指挥),光未然亲自登场朗诵《黄河之水天上来》,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撼。经过近一个月的精心排练,在5月11日举行的庆祝鲁艺成立一周年纪念晚会上,冼星海亲自指挥鲁艺100多名师生演唱的《黄河大合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冼星海在日记中记录了当晚的盛况:“今晚的大合唱可算是中国空前的音乐晚会……当大家唱完时,毛主席都站起来,很感动地说了几声‘好’!我永不忘记今天晚上的情形。”周恩来特意为冼星海题词:“为抗战发出怒吼,为大众谱出呼声!”从此,《黄河大合唱》成为延安各种演出和晚会的保留节目,招待了来延安的抗日将领、爱国华侨、民间团体代表和外国宾客。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观看了《黄河大合唱》亦由衷地赞叹:“好极了……我在中国听到的最好的合唱。”


“星海同志艺术上的贡献是不朽的”


《黄河大合唱》第七乐章《保卫黄河》是一首热烈奔放豪迈的进行曲风格的齐唱和轮唱作品。《保卫黄河》歌词是非方整性的长短句结构的现代新诗风格的词作。前几句通过对自然现象的描写,营造战事一触即发的战前紧张氛围;中间几句歌颂密布在黄河两岸“万山丛中”“青纱帐里”的抗日英雄、游击战士,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抱着必胜的信念时刻准备出征;最后两句是为保卫黄河、保卫祖国,奔赴前线浴血抗战的生动真实的战斗场面。这通俗易解的诗句,充满着美、蕴含着善,充满现实的真、饱含着战斗的力。诗人光未然特别善于把雄奇的想象与现实的图景紧密地交织并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勾勒出一幅波澜壮阔、生生不息的真实画卷,纵然是那些没有渡过黄河甚至还没有到过黄河的人,都能够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同身受。


《保卫黄河》的基本单位(主体)是第二部分齐唱,为三大句(七小句)32小节的一段体结构。冼星海采用北方民间戏曲锣鼓经和广东狮舞伴奏锣鼓打击乐节律铿锵的明快节奏,但旋律上更主要地则是从新音乐语言语汇所养成的技法构成中萃取方法;对中国传统民族五声宫调式的主三和弦(即do、mi、sol)和上主三和弦(即re、fa、la)为材料的主干音进行移位,从上方八度的主音出发,做主三和弦下行音调分解的迂回折返,音程的大跳辅以短促坚定的节奏,营造出一种雄壮有力的气势,以和首句的歌词意境相吻合。这种先声夺人的掷地有声的旋律构成,与聂耳《义勇军进行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合;而“黄河在咆哮”词句的重复,旋律向上提高大二度移位模进,在词义表达、音乐氛围营造上,真可谓画龙点睛、神来之笔。第三至第六句歌词为描述性的叙事,音乐先作低声区节奏密集的下行级进的重复处理,随后将节奏拉宽音乐线条非常连贯小幅度的上行,意在蕴蓄能量;最后四句果敢有力的节奏、不断扩展的音程、振奋人心的音调,焕发出一往直前、势不可挡的动力;特别是“保卫家乡”后的一拍休止,更是异峰突起,情绪上产生强烈的对比,迅即将音乐推向高潮。


齐唱之后是二部轮唱(男女两声部)、三部轮唱(加衬词)、管弦乐变奏和升高小三度转调的混声合唱四个段落。轮唱的演唱难度不大,但作曲家的创作技巧却十分高超,旋律进行中主三和弦加六度音(即do、mi、sol、la)的骨干音构成,不仅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更为轮唱的声部和谐奠定坚实基础。“龙格龙格龙”的衬词穿插其间,使轮唱音调富有变化、妙趣横生,轮唱声部间旋律的此起彼伏,象征着革命武装队伍不断发展、迅速壮大,赞颂坚强不屈的中华民族精神。


诚然,《保卫黄河》音乐风格上粗犷豪放、气势磅礴,充满着无穷力量,但其音乐构思却精妙细致、表现手法丰富多样,令人叫绝。《黄河大合唱》堪称思想性、艺术性、民族性和时代性高度统一的佳作,无愧于“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作为其中流传范围最广、演出次数最多、最为家喻户晓的雅俗共赏的单曲,《保卫黄河》依然闪烁着强大的艺术生命力,为当代群众所挚爱。正如诗人光未然所言:星海同志艺术上的贡献是不朽的!


编辑:程松泉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