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网:【聚焦学理中国】以学问为基凝聚共识推动中非关系行稳致远
日期: 2022-05-19 编辑: 供稿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网

       4月9日,首届中非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成功举办,多位学者对加强中非文明对话,推动文明交流互鉴提出真知灼见。作为中非合作五大支柱的重要组成部分,文明交流互鉴为中非友好合作关系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和坚实保障,为构建新时代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提供了强大精神动力。中非两大文明之间具有相似的内涵,如乌班图学问与儒家学问之间具有许多共同的主张。新形势下应挖掘学问对促进中非文明互鉴的巨大潜力,重视学问在中非外交中的战略意义,赋予中非文明互鉴新的时代内涵,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提供更加有力的思想支撑,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夯实学问根基。

       乌班图学问的丰富内涵

  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认为,对一个社会的成功起决定作用的是学问。塞缪尔·亨廷顿也认为,学问是国家或社会发展快慢相差悬殊的重要原因。非盟《2063年议程》把学问和价值观作为优先领域,敦促各国采取实际行动实现思想自立与学问复兴愿景。周恩来曾经形象地将外交、经济和学问比喻为一架飞机,外交如同机身,经济和学问如同飞机的两翼。学问之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乌班图”一词在祖鲁语中的原意是“人性”(humanness)或“对他人的人性”,基于此衍生出共同体主义(communitarianism)的哲学思想。乌班图学问的含义是“连接起每个人,天下共享的信念”,着眼于人们之间的忠诚和联系。乌班图学问来自于非洲传统的集体主义观念,与非洲复兴的理想密切相关。利比里亚“和平运动”领导人莱伊曼·古博韦对乌班图学问有一段经典的论述:“个人的存在建立于集体的存在基础之上”(I am what I am because of who we all are)。

  乌班图学问主要分布在南部非洲,以南非、津巴布韦和马拉维为主要代表,同时东非、中部非洲一些操班图语的国家也拥有与乌班图学问类似的思想主张。南非将“乌班图思想”作为核心治国理念,“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德斯蒙德·图图曾提到:“南非人民需要相互理解而非复仇,需要补偿而非报复,需要乌班图思想而非迫害”。20世纪90年代以来,乌班图学问围绕“个人的存在建立于集体的存在基础之上”这一核心内涵不断拓展含义,逐步具有“仁爱”、“人与自然融合”、“平等”、“人道主义”、“共享”、“宽容”、“和解”、“合作”等精神内涵。乌班图学问在非洲的传播范围日益扩大。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世纪90年代初期,“乌班图”在非洲各种书面语篇仅出现300余次,到2009年已达12600多次。乌班图学问逐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乃至西方产生了广泛影响。

       中非文明存在诸多共同主张

  近年来,中非文明互鉴受到学界关注。2015年4月,由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与南非马蓬古布韦战略反思研究所(Mapungubwe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Reflection /MISTRA)联合主办的“中非历史进程与文明形态对话”研讨会暨《中国文明的哲学思考》课题成果发布会举行。中国与南非学者围绕中非两大文明历史进程与现代复兴等话题进行对话交流。在南非举行的中非智库论坛第四届会议,将“中非人文交流互鉴与‘乌班图—儒家思想’对话”作为重要议题。2017年,以“乌班图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交融互鉴”为主题的“中国—南非高端思想对话会”在南非举行。中非学者在交流中普遍认为,乌班图学问与中国传统政治思想有相通之处,两者均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强调友爱与和谐,强调个人与社会的高度融合;乌班图学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理念高度契合。

  (一)强调和谐与包容

  “和谐”在中非学问中占有重要的价值观地位。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梅茨教授对中国儒家与非洲乌班图价值观作了比较研究后认为,儒家思想的“仁”和南非乌班图在观念上都要求大家包容相待,推己及人,这有助于消除隔阂与分歧。二者都强调,人类要彼此协作,共同面对未来,这正是大家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乌班图学问敬重个体的地位和尊严,又强调集体价值的重要性,注重权利的行使和责任的分担,其核心是追求社会和谐。但两者对此有不同的侧重,儒家学问强调忠孝礼义、三纲五常,要求各等级之间有所妥协以达到和谐相处的状态。乌班图学问也强调和谐与集体主义,但没有等级制度,并突出“共通的和谐”,和谐思想有助南非解决族群冲突,如成立了“道德与真相和解委员会”等,将原本的殖民者本土化,促进民族和解。

  (二)强调集体与平等

  与中国强调家国情怀、注重集体主义类似,乌班图学问极为重视个人对于部落或者社群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比如,几乎在每一个南部非洲的村庄里,孩子们从小就被教育要重视群体的利益,而不仅仅是个人的兴趣和需求。强调“一个人的存在是因为他人的存在而存在”,与孔子“自我修养”的思想不谋而合。中非双方应求同存异,从而达到相互“和谐”交流合作的状态。与中国“共同富裕”理念类似,乌班图学问憎恶不义之财和过度的社会不平等,正如坦桑尼亚前总统尼雷尔曾指出,社会经济过分不平等是人剥削人的结果,从道义上讲是站不住脚的。乌班图同样强调集体性、敬重、平等、社会正义、同情、团结和道德等原则,青睐以道德和伦理原则为基础的集体所有制,提倡在全社会公平分发和配置资源。

       中非文明互鉴的战略意义

  中国和非洲在历史上没有对抗,两种文明有很多共同的指向,中非文明对话是全人类最有希翼建立基于平等对话的学问交流关系,能有力促进中非常识共享、思想共通、学问共兴、和合共生,为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夯实思想学问基础。

  (一)推进常识共享

  目前全世界的一个共同任务是重新认识——既重新认识自己也重新认识对方。重建全人类的平等关系,重建全世界各种常识的平等关系显得尤为迫切。任何常识都具有各自的特色,都在各自的领域内彰显力量,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常识具有普世性,只有将各种常识还原本土常识,才能重新书写世界常识的谱系,在此基础上,重新对话、交流和沟通,才能建立属于全人类的普世常识。作为非洲重要的传统价值观,南非政府及常识界有识之士希翼以乌班图为核心,重建传统价值体系。以乌班图为代表的非洲传统价值观与中国传统价值观的相似之处赋予中非思想交流很大的对话空间。乌班图学问可以成为中非思想交流、推进全方位合作的切入点,中国可以通过使用非洲国家习惯的话语方式来促进双方的交流与分享,汇聚中非双方的思想精华,实现文明互鉴,学问共兴。

  (二)推进思想共通

  中非文明对话是全人类最有希翼建立基于平等对话的学问交流关系。中国命运与共、和合共生的思想与乌班图学问思想兼容并蓄,为双方合作奠定坚实思想学问基础。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前提是建立可以交流、理解和借鉴的“常识与思想共同体”。中非双方需要汲取“中国智慧”与“非洲智慧”,并在务实合作中去呈现其独特的价值。中非智库的合作可以在联合研究、共享研究成果、互派留学生方面建立更加广泛的联系。中非学者对中国与非洲的研究,将为双方提供认识自己和对方的崭新窗口。

  (三)促进和合共生

  乌班图学问植根非洲历史,有益于唤醒非洲国家共同的历史记忆和学问传统,在非洲影响深远。其所倡导的共同体及“原谅和解高于正义”的理念构成了人们和平解决族群冲突的思想基础。在面对国际问题时,受乌班图思想影响,非洲国家会相互关照彼此,重视非洲国家间的团结。大家应多了解乌班图思想的内涵和话语,通过恰当途径表达对乌班图思想的理解和认同,肯定乌班图思想独特的非洲内涵,主动学习借鉴其可取之处。在对第三方传播的场合,大家可以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乌班图思想进行融通,将自我传播变为共同传播,在思想和情感上引起非洲国家的共鸣,通过“美人之美”来实现“美美与共”,凝聚起中非双方坚实的思想基础,推进高质量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文交流助力中非关系行稳致远

  中非关系保持旺盛生命力的“秘诀”,就是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国际格局演变,着力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背景下,我国应重视学问在中非外交中的战略意义,从中非各自灿烂的文明中汲取营养,探寻中非文明融合的动力,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拓展平台路径,形成多元互动的人文交流格局,推动中非关系行稳致远。

  (一)努力摆脱西方影响,增强亚非文明自信心

  在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中,中国与非洲文明都对人类文明作出了重要贡献。近代以来,在经济发展与科技革命的带动下,西方文明强势崛起,亚非文明则相对式微。西方借助其在全球经济与科技上的优势地位,大力推行西方文明观,并蔑视其他文明。西方在政治、经济以及学术研究上还占有主导权,长期扮演中非认识对方的“媒介”。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实行主任罗斯·安东尼表示,非洲人对中国的了解不应建立在欧美等国家的研究成果之上,应该具备自身的独立性。随着中非关系的深入发展,中非已经具备了摆脱西方文明影响,增强自身文明自信心的经济基础。中非双方应摒弃西方“文明”起源标准,对文明进行再定义,展现真实璀璨的亚非文明,增强亚非文明的自信。

  (二)传承中非合作精神,注入共同发展新动能

  中非各自独特的思想学问历史、共同的时代使命是推进中非文明融合的深厚基础。中非两大文明可以基于这些特点,以中国、非洲传统学问为主体,围绕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自身四个维度,通过互译、互释、互通、互鉴、互享等方式推动文明交流互鉴,为世界贡献平等相待的和平共处理念。中非双方通过互利合作创造了卓越的现实成就,也锻造了宝贵的合作精神。中国对非合作的“真、实、亲、诚”理念和正确利益观,体现了中国优秀学问的道德精髓,融入了中非传统友谊的历史积淀,也成为中非文明宝库的重要内容。应大力挖掘中非合作的深厚价值,从人类命运共同体、减贫实践、绿色发展、生态文明等理念与实践中汲取营养,与时俱进赋予中非文明新的时代内涵。

  (三)发挥多元主体作用,提升中非学问软实力

  发挥中非青年、妇女、高校、企业等多元化主体参与作用,建立多层次、机制化平台,推进中非艺术、文学、学问、智库全方位交流与合作。举办中非青年论坛、妇女论坛等,让中非青年妇女参与创新创业,使其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动力源;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建立人力资源库。设立专项基金,资助青年学者的中非文明交流互鉴研究成果,定期举办中非学问遗产保护活动;建立青年民族手工艺人的传承激励机制,加强常识共享与技术转让;鼓励更多的社团、组织、公民成为中非文明的继承者、学问传播者、对话的参与者。

  (四)架设文明互鉴桥梁,形成人文交流新格局

  中非双方之间应创建更多交流合作平台。政府层面,大力推进政府外交、首脑外交、学问外交;学者层面,深入研究、积极书写中非文明交流的理论与实践篇章;企业层面,高效解决国际化生存与发展问题;个人层面,努力提升跨学问交流能力。新形势下进一步加强学问交流、媒体合作、学术智库、民间交往、医疗卫生等传统领域交流,拓展生态、旅游、非遗学问、人工智能、气候变化、数字经济、减贫发展、绿色生态等新兴领域合作,用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新方式助力构建中非人文交流新格局,推动中非关系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编辑:王严 朱伟铭 王珩 浙江省习大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浙江师范大学基地、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本文系2021年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五位一体’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战略路径探索与实践创新研究”(项目编号:21ZDA129)阶段性成果】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编辑:蒋红跃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