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日报:十年一觉金华梦
日期: 2022-06-02 编辑: 供稿单位: 第08版:人文

       至今,我也只去过金华一次,待过两天,但是在记忆与想象中,我与金华早已有10余年的牵系,这与浙江师范大学余华研究中心有关。

       余华是海盐人。我是余华的读者,也是余华的同乡。大约是2010年前后,我在网上发现了浙江师范大学余华研究中心,这个成立于2007年的研究机构,在网站上长期推送余华动态以及学术研究成果,为余华研究者、读者提供了诸多参考便利。

       那时我还在读大学,喜欢熬夜,便常常一夜一夜地刷该网站的动态,既追更新,也溯及以往,时间一久,网站内容便被我翻尽了。

       网站上,留下了那些触动人的瞬间。譬如有一点我至今犹记,余华当年去北京的一个原因是曾被一句话打动,那句话是“秋天,我走在北京的街道上”,可谓朴素,但是对胸怀抱负如余华者来说,从江南小城海盐去往祖国的首都北京,便有了无限的想象与动力。

       此后,余华越发努力地写作,1987年成名作《十八岁出门远行》发表,1991年首部长篇小说《在细雨中呼喊》发表,1992年则有《活着》横空出世。1993年,在嘉兴、海盐生活了30余年后,余华辞掉嘉兴市文联的工作,赴北京定居,专职写作。

       秋天,余华终于可以走在北京的街道上了。

       2021年4月17日,阳光甚好的日子,我终于从海盐来到浙江师范大学。踏入学校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就盘旋着一句歌词:“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浙江师范大学博士孙伟民、张翼、杨雷和教师杨荷泉等仁兄热情接待了我。最令我向往的当然是位于人文学院的余华研究中心,一入院门,“自由自律,修德修文”八个字十分显眼,我站在旁边合了影,随即请伟民兄带着上了中心所在的五楼。

       中心并不是很大,不过百来平方米的样子,除了会议桌和椅子外,余下的便是倚墙而立的10来只书架,其中摆放了余华不同语种、不同版本的作品,早期珍贵书信手稿以及相关研究书籍等1200余种资料。从下午阳光满地到黄昏日暮,三个半小时,我在浩瀚的资料面前,翻阅,拍照,如饥似渴,走不动路。

       次日一早,伟民兄带我去见了高玉教授。高先生是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编著有《余华作品版本叙录》《全球视野下的余华》等。大家聊到中心的缘起、故乡海盐之于余华的影响、余华来校讲学及其最新的长篇小说《文城》等话题,高先生慷慨地分享了他做余华研究的思路:首先是做版本,然后是做年谱,第三个是编资料,第四是等各方面基础做好以后写本传记。而谈及余华之于浙江文学的意义,他直言道:“浙江当代文学如果有高峰,余华肯定是站在高峰上的那个人。”将近三个小时的聆听与访谈过得很快,我并不觉得漫长。下午,我意犹未尽,沉浸在余华研究中心,继续翻阅那批尚未穷尽的资料。

       十年一觉金华梦,所有的想象在短暂的两天之行中落地。从海盐到金华,不过200多公里路程,坐高铁不过一个多小时,原来我与这个梦相距这般近。金华,我还会再来。

       编辑:周伟达 浙江师范大学余华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海盐县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余华与海盐》

       来源:《金华日报》(2022-06-01   第08版:人文)







编辑:蒋红跃

最新消息
点击排行
返回原图
/